跳转至主要内容

洞见的艺术

我们新发布的秋季广告宣传采用了奥地利裔美国Ernst Haas
标新立异的摄影作品,他的作品让我们睁开双眼
也能步入梦想的世界——我们
对艺术、设计和生活的共同愿景

洞见的艺术

我们新发布的秋季广告宣传采用了
奥地利裔美国Ernst Haas
标新立异的摄影作品,他的作品让我们睁开双眼
也能步入梦想的世界——我们
对艺术、设计和生活的共同愿景

作为一家崇尚创意力量的公司,我们认为Ernst Haas与我们志同道合——他是一位梦想家和叛逆者,力求突破工艺的极限。作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,他开创性地运用彩色胶片,当时,黑白胶片被视为一种严肃的自我表达形式,而彩色胶片被视为不如黑白胶片。Haas通常被称作“摄影诗人”,他通过创新运用较慢的快门速度,为他的许多摄影作品赋予了动感。

作为一家崇尚创意力量的公司,
我们认为Ernst Haas与我们志同道合——他是一位梦想家
和叛逆者,力求突破工艺的极限。
作为20
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师之一,他开创性地运用彩色胶片,当时,
黑白胶片被视为一种严肃的自我表达
形式,而彩色胶片被视为不如黑白胶片。Haas通常被称作
“摄影诗人”,他通过创新
运用较慢的快门速度,为他的许多摄影作品
赋予了动感。

在表达眼见带来的
纯粹快乐方面,没有摄影师比他
做得更成功。

— J O H N  S Z A R K O W S K I

原现代艺术博物馆摄影总监

在表达
眼见带来的
纯粹快乐方面,没有摄影师比他
做得更成功。
 

— J O H N  S Z A R K O W S K I

现代艺术博物馆
原摄影总监

一幅黑白照片,展现摄影师Ernst Haas手持摄影器材,面向城市风光。

1955年Ernst Haas手持设想模拟装置。 © Elliott Erwitt/Magnum Photos

1955年Ernst Haas手持设想模拟装置。 © Elliott Erwitt/Magnum Photos

战后

在1946年的25岁生日时,Haas在黑市上用一块22磅的人造黄油块换来了自己的第一台摄像机,并开始记录二战后自己家乡维也纳的战后景象。在三年后的1949年,他的摄影作品首次登上HeuteLife杂志。一幅黑白照片,展现奥地利战犯回家的景象,其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和情感深度,Robert Capa(被视为全世界最出色的战争摄影师之一)邀请这位原本学医的28岁学生加入Magnum、Capa赫尔Henri Cartier-Bresson在巴黎的摄影团体。与此同时,Life杂志为Haas提供了一份摄影人员的工作,但众所周知,他拒绝了这一邀约,并在给编辑Wilson Hicks的信中写道,他希望“保持自由,以便忠于自己的想法。”

战后

在1946年的25岁生日时,Haas在黑市上用一块22磅的人造黄油块换来了自己的第一台摄像机,并开始记录二战后自己家乡维也纳的战后景象。在三年后的1949年,他的摄影作品首次登上HeuteLife杂志。一幅黑白照片,展现奥地利战犯回家的景象,其具有鲜明的现实主义和情感深度,Robert Capa(被视为全世界最出色的战争摄影师之一)邀请这位原本学医的28岁学生加入Magnum、Capa赫尔Henri Cartier-Bresson在巴黎的摄影团体。与此同时,Life杂志为Haas提供了一份摄影人员的工作,但众所周知,他拒绝了这一邀约,并在给编辑Wilson Hicks的信中写道,他希望“保持自由,以便忠于自己的想法。”

神奇之都

1950年,Haas离开经历战争后满目疮痍的欧洲来到纽约。这座城市永不停歇的脚步以及绚丽多姿的色彩令他着迷不已,这推动Haas不断尝试并从新的角度看待事物。接受过绘画训练之后,他开始尝试运用不同的材料和方法,尤其是彩色胶片、抽象与构图。他的照片很快作为Life杂志首篇全彩摄影音画“神奇之都的景象”发布,这是32岁的Haas一个突破性成就。通过他的镜头,摩天大楼在光线与动感之下仿佛拥有了生命,将彩色摄影转变为一种真正的艺术。

神奇之都

1950年,Haas离开经历战争后满目疮痍的欧洲来到纽约。这座城市永不停歇的脚步以及绚丽多姿的色彩令他着迷不已,这推动Haas不断尝试并从新的角度看待事物。接受过绘画训练之后,他开始尝试运用不同的材料和方法,尤其是彩色胶片、抽象与构图。他的照片很快作为Life杂志首篇全彩摄影音画“神奇之都的景象”发布,这是32岁的Haas一个突破性成就。通过他的镜头,摩天大楼在光线与动感之下仿佛拥有了生命,将彩色摄影转变为一种真正的艺术。

Ernst的两幅彩色照片并列放置。左:一张纽约市办公楼的照片,窗户上反射出另一幢建筑的景象。右:一张运用抽象手法展现纽约市上空的灯光反射与云朵的照片。克莱斯勒大厦的一张照片,曼哈顿中城区与四个长矩形并列,曼哈顿金色和蓝色的天空中漂浮着白色的云朵。

色彩带来快乐。

— E R N S T  H A A S

色彩带来快乐。

— E R N S T  H A A S

Ernst Haas在《Life》杂志发表的“神奇之都的景象”的两张中心跨页并排放置,展现出反射另一幢纽约市建筑和彩色公告牌的玻璃窗

Ernst Haas“神奇之都的景象”跨越了Life杂志的两期,
而且是该刊物的首篇全彩摄影音画。

Ernst Haas“神奇之都的景象”跨越了Life杂志的两期,
而且是该刊物的首篇全彩摄影音画。

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到万宝路男人

Life的作品大获成功之后,Haas继续开辟新的道路,成为首位在斗牛和牛仔竞技照片中故意运用模糊效果的摄影师。“显而易见的现实令人乏味,我对于将其转变为一种主观的观点深感着迷,”Haas在1961年写道。照片“不言自明”,他在解释自己的开创性方法时表示——“更少描述,更多创意……更少单调,更多诗意。” 1962年,他邀请参观者在“眼见的艺术”中“张开双眼”做梦,这是一个他为NYC公共电视台协作和主持的四部分系列。同年,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其史上首个彩色摄影展——对Haas作品的十年回顾展。

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到万宝路男人

Life的作品大获成功之后,Haas继续开辟新的道路,成为首位在斗牛和牛仔竞技照片中故意运用模糊效果的摄影师。“显而易见的现实令人乏味,我对于将其转变为一种主观的观点深感着迷,”Haas在1961年写道。照片“不言自明”,他在解释自己的开创性方法时表示——“更少描述,更多创意……更少单调,更多诗意。” 1962年,他邀请参观者在“眼见的艺术”中“张开双眼”做梦,这是一个他为NYC公共电视台协作和主持的四部分系列。同年,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其史上首个彩色摄影展——对Haas作品的十年回顾展。

我希望人们能记住我的总体愿景,
而不是简单几张照片。

— E R N S T  H A A S

我希望人们能
记住我的总体愿景,
而不是简单几张照片。

— E R N S T  H A A S

Haas看待世界的独特方法产生的影响不仅局限于摄影新闻。在1986年去世之前,Haas拍摄了纽约市舞台上充满活力的芭蕾舞者以及主要电影,并在West Side Story、The MisfitsThe Third Man等电影摄影场开展拍摄工作。他还参与了标志性的麦迪逊大道广告宣传片拍摄,例如第一个万宝路男人牛仔。

Haas看待世界的独特方法产生的影响不仅局限于摄影新闻。在1986年去世之前,Haas拍摄了纽约市舞台上充满活力的芭蕾舞者以及主要电影,并在West Side Story、The MisfitsThe Third Man等电影摄影场开展拍摄工作。他还参与了标志性的麦迪逊大道广告宣传片拍摄,例如第一个万宝路男人牛仔。

我们的秋季广告宣传

以他一直以来的创新和创意传统为灵感,David Yurman与Estate of Ernst Haas开展合作打造了2019年秋季广告宣传片。本季的宣传片将我们的首饰与Haas对纽约市拍摄的照片并列,凸显出他们别出心裁、彼此交织的艺术传承,同时体现出这座城市充满活力的心灵、灵魂和脉搏。

我们的秋季广告宣传

以他一直以来的创新和创意传统为灵感,David Yurman与Estate of Ernst Haas开展合作打造了2019年秋季广告宣传片。本季的宣传片将我们的首饰与Haas对纽约市拍摄的照片并列,凸显出他们别出心裁、彼此交织的艺术传承,同时体现出这座城市充满活力的心灵、灵魂和脉搏。

这是一种自由精神,不受
传统和理论的约束,并在摄影中
发现了无与伦比的美感。

- E D W A R D S T E I C H E N,摄影师

这是一种自由精神,不受
传统和理论的约束,并在摄影中
发现了
无与伦比的美感。

- E D W A R D S T E I C H E N,摄影师

现在进驻苏荷区

8月15日至11月1日,在我们的苏荷精品店体验
Haas开创性的艺术愿景

现在进驻苏荷区

8月15日至11月1日,
在我们的苏荷精品店
体验Haas开创性的艺术愿景